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www.1994.cc >

城市垦荒族调查 长春闲置地块上百伙垦荒大军

2021-11-23 05:02      点击次数:

8月13日,立秋刚过,暑气尚未消。旁晚,一场秋收在长春市繁荣北胡同热闹登

  8月13日,立秋刚过,暑气尚未消。旁晚,一场秋收在长春市繁荣北胡同热闹登场。金黄色的麦粒、忙碌的身影,由普通风扇打造的山寨版扬场机以及围观邻里们恍若自家秋收般喜悦的笑脸,秋的气息挟着麦香一下从街头弥漫巷尾。

  收获小麦的是居住在附近的刘大爷和他的老伴,而小麦来自他们在城郊垦荒、种植所获。一春的播种和一夏的侍弄换来秋天丰硕的收获,他们沉浸于这份都市的田园生活中。其实,和刘大爷一样,在长春有这样一群老年人,不搓麻将、不打牌,每天扛着锄头、铁锹,到城市周边闲置地块开荒,经过他们的精力装扮,一块块原本杂草丛生的地块变成了绿意盎然的菜地,锻炼身体、散散心、呼吸新鲜空气、吃着自己种的菜,还经常聚在一起交流种菜心得,他们被称为“城市垦荒族”。然而,关于他们的争议也不少,有人质疑其破坏环境,由此也带来了一系列城市管理新课题,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调查。

  “把风再调小一点,麦粒都吹跑了。”13日18时,夕阳渐下,晚风轻拂的傍晚格外凉爽,身穿汗衫、大裤衩的刘大爷站在小电瓶车边上,手拿簸箕一脸紧张,正在迎着下面的风扇慢慢倾倒着麦粒。随风飘起的麦壳不时从眼镜缝隙进入眼睛内,但他有些顾不上这些,只是不断地在给旁边的老伴下达各种指令。在他的脚下是一堆摊开、晒干了的麦秆,老伴不断把麦粒和麦秆分开,送递给他。

  “哈哈,太有意思了,这些小麦怎么来的?”“你们都有退休金,缺这点吃的吗?”邻居和路人将各种疑问抛给刘大爷,性格颇为内向的他不言语,老伴只能替他不断地回答和解释。

  原来刘大爷今年已经74岁,老伴今年72岁,两人均已退休多年。退休前,刘大爷从事电工行业,退休后最大的爱好就是钓鱼,老伴在家为其做饭、侍弄些花草。2014年春天一次偶然交流,一位“钓友”劝说刘大爷,在长春市三环和四环之间有大片的、拆迁后的闲置土地,可以开荒种菜,相比钓鱼更有趣,而且还能吃到自己亲手种的菜,绿色安全。刘大爷一听心动了,很快带领老伴就加入开荒行动中。从2014年开始,刘大爷尝试种些白菜、土豆、萝卜等青菜,那年秋天几乎“自给自足”没有购买秋菜。积累了经验后,从未在农村生活过的老两口一下迷上了田园生活。今年一口气开荒了几块地,种植了小麦、黄豆、绿豆等杂粮。

  “收割完全人工,我们俩两天就全部收完了,拉回来放在门前晾晒。”刘大爷的老伴说,恰巧门前的繁荣北胡同是一条断头路,来往车辆很少,为晾晒创造了条件。为了获得小丰收,刘大爷费心不少,不仅扎帐篷露营看守,还要不时翻晒。晒好后,用汽车进行了碾压,将麦粒脱粒,然后才进行到了扬场的步骤,下一步还要去郊区找加工厂。“产不了多少白面,就为了这份感觉,老有所乐吧。”刘大爷的老伴说,三个儿女都不赞同他们开荒种地,希望他们在家安享晚年,但两人却待不住,种地能让他们感到快乐。

  在奔向都市田园生活的道路上,刘大爷并非“独行者”,走访中记者发现,在长春有这样一群老年人钟情于开荒种菜,他们垦荒的土地大多位于三环、四环之外或城郊接合部待开发地块,这里有大片暂时闲置的土地。对一部分都市人来说,这些闲置的空地就是堆垃圾、长杂草的地方;但对另一部分人来说,这些闲置的土地是一方“风水宝地”——在这里种菜,既能让家人吃得安心,又能让自己的筋骨得到舒展,还能打发无聊的时间,真是一举多得,“城市垦荒族”也由此产生。

  他们主要分为四个群体:一是从外地到长春投靠子女的老人,他们过来后语言不通,交流不便,利用业余时间种菜;二是拆迁农民土地被征用后,搬到商品房居住,生活变得相对单调,加入到垦荒大军中;三是退休赋闲在家“无事可做”的老人;此外,开垦荒地的人群中也不乏年轻人,他们认为,亲自耕种可以让孩子知道种菜的辛苦,自己也很有成就感。记者采访发现,在长春市南部新城、西环、北环等有待开发的暂时闲置地块,集中了上百伙“垦荒大军”。

  14日,记者在多个聊天群里问了同样的问题:对于在城市闲置空地上种菜,大家有什么看法?有的人表示,“废地利用”很好啊;也有人质疑破坏环境,希望能够规范管理。

  家住朝阳区的唐先生认为,城郊空地往往被一些人当成了垃圾场,滋生蚊虫不说,还会产生很多灰尘,种上菜后,这些问题都有所缓解,而且菜地远离居民区,施肥的气味对居民的生活基本上没什么影响。

  市民王小姐认为,只要种菜不影响他人的正常生活,她完全可以接受,再说了,如今做儿女的没有多少时间陪老人,很容易让老人产生孤独感,老人们种种地,也是一种锻炼,也减轻了社会负担。她认为都市菜地也是一片心灵的菜地,能减轻一点都市人的焦虑和压力,虽不能提倡,但大家要有一种包容的心态。

  然而,在一些市民沉浸于耕耘和丰收的喜悦时,也有不少市民对这样的做法有异议。

  在一家商场当销售员的韩女士表示,自己无法接受这样的生活环境。“在城郊开荒还好,但有些人在居民区的绿地上种菜、施农家肥,远远都能闻到臭味,恶心死了。希望有关部门能够规范管理。”

  “城市不断开发,三环、四环也有很多人居住,种菜、施肥使环境卫生受到影响,我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市民孟女士也是坚决抵制市区空地种菜的一员。

  “对于市民在荒地上种菜这种事情,要看情况处理,要看市民把菜种在哪里。”一名城管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市民种菜的地块占用了城市公共绿地和绿化植被,或者用破坏城市绿地和绿化植被的手段开荒,那就肯定是违法行为,是要受到相应处罚的。”对于在非城市公共绿地的土地上种菜的“垦荒族”,工作人员说这种行为已经不属于城管的管辖范围,城管是没有权力进行干涉的。

  “这种事情要看土地所有者的态度,如果土地所有者让他们‘垦荒’或者没有进行反对,那‘垦荒族’们可以继续劳作下去,当然,城市‘垦荒’首先不能对国家集体或他人财产造成不良的后果和影响。”国土部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垦荒族”的行为没有遭到土地所有者的反对和驱赶,那国土部门没有职能,也没有必要对他们进行干涉。

  “从小的方面来看,这一行为反映出某些居民典型的小农心理。从大的方面来看,其实不仅仅是居民对有机无公害蔬菜的渴望,更反映了居民对田园生活的向往,对乡土情趣的依恋。”省政协委员冯堤分析说,随着城镇化建设步伐的加快,好多城市周边的农村都被纳入城镇化的对象。农村的土地被用来盖了高楼,建成了社区,农民也华丽转身变为城里人。尽管居住的小区环境有着充分的绿化,但有些居民骨子里的“农耕情节”却根深蒂固。但看不到田野,不能嗅闻泥土的气息,多少是一种不习惯,是一种精神上的落寞。而恰好城郊这一片闲置土地,让他们发现了“新大陆”,似乎又找回了昔日的劳作方式和永难磨灭的农耕情怀。

  冯堤认为,城镇化、工业化不断推进过程中,如何在通过园林绿化美化人居环境的同时,给都市现代人留一点点农耕的乐趣,才是决策者在城市规划设计、景观建设营造中应该探索思考的问题。

  省社科院专家付诚认为,种菜可以让繁忙的都市人锻炼身体、陶冶性情,是都市人物质生活满足后的一种新的精神渴求。“可以提倡,但要合理加以引导和规范。”他表示,毁绿种菜和侵占小区公共绿地种菜的行为不仅违法,而且容易对环境造成破坏,应该坚决制止。马报免费资料彩图2019年赣州市科技创业服务中心公开招聘特殊岗位

推荐阅读

酒鬼酒+内参双品牌新品重磅登场!

202021赛季 欧冠杯决赛赛前数据 。10月18日上午,品味馥郁之美酒鬼封印上市8年vip客户品鉴会内参岳阳楼记新品发布会在天津天谊英伦酒店天谊厅隆重召开!酒鬼封印虎年生肖纪念酒、内参岳阳楼记亮相秋糖,倾情演绎我国白酒文化与我国文学艺术的完美集合,开启

热点新闻

2020澳门六合开奖记录国产奥迪全新A6L深度前瞻 适应国人需求

2020澳门六合开奖记录 也要为其增添风采跟自在度br 剖析 ,5系换代后迅速取得了在国内市场的成功,尽管我们无法去统计每月近万辆销量的]更偏向驾驶者之外,这一代A6L上市近6年已经令人觉得审美疲劳,势必会让消费者在对比两款车之后选择更新、更加先进的 于

Power by DedeCms